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CCAV新闻联播再次造假!


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的画面和美国电影《壮志凌云》的画面对比图。(视频截图)

   新闻造假对于人们来说已经屡见不鲜,近日就有网友反映称1月23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的一则报道,新闻画面中出现疑似电影镜头。这段不到2秒的画面,在互联网上迅速流传。

近日,华商网友“黑手”发帖质疑中央电视台新闻造假,被怀疑造假的是1月23日《新闻联播》,在画外音播报“歼十战机是这个师最新装备的国产战机,他们提前一年半整建制形成战斗力,首次与兄弟部队空中对抗,就取得13:1战绩,首次实弹打靶,18发全中”这段内容时,出现了战机发射导弹,目标飞机被击中凌空爆炸的画面。

发帖网友怀疑的就是大约2秒钟的“目标飞机被击中凌空爆炸”的场景。为此网友将此场景截了3张图,每一张截屏图片之后都有一张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好莱坞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的电影镜头做对比,通过网上流传的对比图可以清晰的看到中,两段画面连碎片飞散方向、形成烟雾都一模一样。两张图几乎就是一样的镜头,只是颜色有点小差别,可能是在线视频的体积要求很严,使编码以及压缩的时候损失了很多信息,包括颜色方面的信息,以至于颜色不同。

帖子一经发布引来网友纷纷跟帖留言,网友“炮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为了保证画面就作假抄袭,太不应该了,新闻联播作为全国收视率最高的栏目,一直备受关注,如此造假有损形象。另有网友发现,这段疑似电影片段的颜色与其余画面略有不同,可能是因为从美国的NTSC制式转做中国所用的PAL制式,故色彩会偏淡。也有网友调侃称,《壮志凌云》可以向央视追索版权费了。

查看更多...

Tags: CCAV 河蟹

分类:热点视野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23

牛B的顺丰与垃圾的EMS

临近年关,在淘宝以及各类B2C网站购买了大量的东西,不过杯具的天气,让我付款后陷入了无尽的痛苦等待中,各大快递都处于超负荷满仓状态,快递变慢递,比正常速度慢了好多天,只能无奈的等、等、等……

不过这个月来,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弄人,我的各个快件几乎都是不同快递公司寄出的,粗略算一算,有圆通、中通、申通、韵达、宅急送、EMS、顺丰,除了让我不断的翻不同的网站查询快件状态外,而让我很好的体验了下,在这种状态下,各家快件公司的服务质量如何。

结果嘛,前面五个公司基本上比正常时间慢了2-3天,可以理解,并能够接受。
而顺丰快递则太神了,原本预约收件的时候,客服还和我说这个时候寄出的快件,可能会比正常速度慢一周的时间才能达到……结果,24小时不到,已经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派送中了

而相反,EMS则向人展示了,垃圾舍我其谁的王者风范

我不骂人了,十天了,我还在等待着……

Tags: 快递

分类:杂七杂八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19

(转自韩寒)你是谁,问这个干什么?

在落伍看到别人说这篇韩寒的blog地址被腾讯微薄禁止转发了,并告之网址不安全,恩,那好吧,既然被禁止了,那说明这个日志内容就很有转帖传播的价值拉,你懂的……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记得去年的夏天,我去成都比赛,开车经过市政府大楼,当然,我并不知道这是市政府大楼,不过中国的政府大楼有一种你一眼就能认出来独特的气质,就像小姐站在街边你总能知道他是小姐一样。当时我和友人说,这楼现在拍卖给谁了?友人就说了一个字,屁。

想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成都政府宣布,新建成的政府大楼将拍卖,拍卖所得全部用于捐助灾区,这条新闻引起了人们很大关注和好感,我是一个很幼稚的人,我觉得这样的场合这样说的话,一般总是作数的。也许我是属于那种领导夹菜我转桌的人,当时我就想,我要是有个百亿规模的企业,就把这楼买下来,把总部放在那里,不光交通方便,最主要的是,再遇上地震,这楼一定不会塌。朋友说,人家政府早就偷偷入住了。

于是在独唱团的第二期里,我问了一个问题,关于这政府大楼到底拍卖了没有,想要弄清楚答案,但由于独唱团被节能减排,所以我就把这些问答贴在这里。感谢蔡蕾同学的整理。

其实我觉得,如果住进去就住进去了,这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就算卖了,他也得再盖,捐了,他也得再败,而且政府也可以解释,我们已拨出了等额的钱用于抗震救灾,或者拉个企业进来合作装作拍卖了一部分有个交代,或者索性和谐了算了。但是联想起有的明星说捐100万但捐了84万而几乎身败名裂,号称要捐将近20多亿的楼的成都政府,最终如果只捐了一条正面新闻,未免不公。

附上《所有人问所有人》中详细内容:

问知情人

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成都政府说要把他们那崭新的机关大楼拍卖掉,用来赈灾。我想知道这楼后来怎么样了,拍了多少钱?

成都媒体人郑某答没有一片云

成都市新行政办公中心从2004年动工修建,2007年建成,它占地255亩,总投资12亿元(据说其中不包括地价),包括高档的会议中心、接待中心等。尚未建成时由于照片泄露到网络,即已获得“中国最豪华市政府大楼”称号。

按照规划,成都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和法院、检察院近70个部门将在2008年内搬进行政中心。然而当年搬迁刚刚开始,汶川大地震发生了。7月15日,成都市委书记宣布,成都市政府新办公楼将对外拍卖,所得全部捐献给地震灾区,这是成都市民在媒体上看到关于成都市政府新行政中心的最后一条消息。

占地255亩的行政中心普通企业根本买不起,买得起的企业不会这么不识趣,拍卖并未正式举行即已宣告流产。目前,成都市政府部分部门已经低调进驻新行政中心,成都所有市属媒体被明确告知不准报道新政府大楼以及市政府搬家事宜。

我近日致电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对话如下。问:“市政府何时整体搬迁新大楼?”答:“这个我们不清楚。”问:“地震以后不是说要卖吗,怎么没卖又搬回去了?”答:“你是谁,问这个干什么。”作者答:“我是普通市民,想了解情况。”答:“我们不清楚。”问:“那谁清楚呢?我应该找哪个部门问?”答:“不知道。”(挂电话)

随后我致电市长热线12345,听完彩铃以后,电话告知“你拨打的线路正忙”,早晨,下午和晚上共拨打5次,均“线路正忙”。接着我又发短信到市长信箱咨询,截至发稿日尚无回应。

Tags: 河蟹

分类:热点视野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42

苦等八个月终于更新GOOGLE PR值了

就连我也以为Google的pr值不会再有大规模更新了,苦等了八个多月了,以为2010年底或2011年初始之时会有一次大更新,结果再一次让我失望了,于是乎我也开始深信Google除了零星的不定期的小调整外,不会再有大规模更新了……

不过Google似乎就是就是个腹黑娘,在耍足主意,看到大家都“绝望”之时,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在昨晚上开始了大规模的更新……

或许因为太久没更新了,以至于我等得心态麻木了,这一次更新是让我毫无激情可言——当然这也与我手上的几个网站,除了两个PR2变PR3、一个PR3变PR2外,其他网站毫无动静有关,嘛,确实啊,最近半年来已经越来越少关心手上几个网站的pr值、外链啊等东西了,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对轻小说文库的上面了-_-

这一次Google让大家足足等了八个月,试问下一次的更新,大家又要等多久呢?

ps.突然发觉,2011年的1月已经过去2/3了,我才仅仅更新过2次blog,看来我也终于从blog更新的纠结中选择了解脱吗?(噗,苦笑)2010年底,对blog上面所有的以前加的独立个人blog友链进行了一次太清理,发现还能打开的网站已经寥寥无几了,但愿我这从纠结中解脱后,不会让这里也成为沉睡BLOG吧……

Tags: GOOGLE

分类:网络点滴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21
告别河蟹2010,你懂的
Flash动画

Tags: 2010 神曲

分类:追梦动漫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04

南都周刊2010050期封面
【内文导读】
“李刚门”里静悄悄
上海大火之后
上诉之门已经关闭
“换了奶粉,孩子就慢慢好起来了”
富士康大院里孤独的灵魂
“曹操墓”未落幕
“3Q”战火仍在烧
走了三聚氰胺,来了黑公关
唐骏出山
大连漏油谍中谍
漫长奔丧路
活着真好

新闻是明天的历史,历史是昨天的新闻。
历史学者朱学勤说,新闻像一条河流,每天在流经我们的眼前。
又到年终盘点时,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过去一年里头,那些曾作为新闻的历史,那些已写入历史的新闻。
新闻与历史
一个月前的上海胶州路,大火熊熊,28层高楼化作废墟,58名市民葬身火窟。7天后的上海街头,菊花铺满大地,悲伤溢成河流。十万市民走上街头,第一次集体表达他们的“非暴力不满意”。这是压抑的悲伤,也是克制的愤怒,更是繁华背后的世道人心。
两个月前的河北保定,河大校园里,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过后,烛光点点,冷风凄凄,如花生命骤然离去。我爸是李刚,这是肇事者现场遗下的只言片语;官二代和平民女,这是二者的阶层身份,社会情绪排山倒海,一边是出离愤怒的万众聚焦,一边是戛然而止的事态进展。留给公众的,只有一连串的谜:肇事者的家世背景,学校的介入角色,律师的委托与解聘。以及一句风靡网络的金句:恨爹不成刚。
三个月前的江西宜黄,强拆大军兵临城下,民宅屋顶烈焰焚身,昌北机场攻守防截,南昌街头强虏弱女,大巴里的“中国表情”,围脖上的星夜驰援,网络上的硝烟争斗。这是一幕网络上下万众瞩目,微博神奇强力干预下的悲喜剧。
由此上溯到八九月前的神州大地:
你还记得舟曲县城的废墟吗?8月7日,暗夜里,暴雨中,噩梦般的泥石流巨龙,在悄悄孕育和生成,从高山之巅如魔鬼般倾泻而下,甘北小城顿成人间炼狱。这是“覆舟曲”的灭顶之灾,也是生态失衡后惊心动魄的惨重代价。
你还记得玉树州开裂的大地吗?4月14日清晨,大地轰鸣,屋宇倾倒,上千生灵涂炭,闹市瞬成废墟。甘凉道上军旅驰援车辚辚,红墙庙中僧侣联袂下危山,结古镇上心灵接力,化尸谷里烈焰红尘。
你还记得王家岭的矿难吗?3月28日,黑沉沉的大地深处,115名幸运者死里逃生,38名遇难者长埋地下。没有人知道遇难者的姓名,也无从探究事故的真实原因。疮痍大地无语静默,...

查看更多...

Tags: 网易 南都 2010

分类:热点视野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