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直到自由抵达的前夜,他们仍不相信这一切可能发生

2010年12月初的一天,埃及青年萨卡和埃伊德在街头闲聊。萨卡说,通货膨胀这么严重,失业率也这么高,而政府官员只想着贪污腐败,体制溃烂至 此,局势已经不可能再维持下去了。埃伊德正色道,你怎么能有这么暴戾的想法呢?社会在一点点的进步,不能只盯着阴暗面,我们必须通过改良的方式一点点促进 国家变革,体制内的有识之士也正在意识到这一点。万万不可有暴戾的想法,那将会把这个国家推向更可怕的灾难深渊。要相信组织!相信渐进改良!2011 年1月初的一天,利比亚青年卡哈特鲁希和塔伊卜在健身房偶遇,塔伊卜小声说,你知道吗,阿卜杜拉又失踪了,他前些日公开发表了批评老大哥的言论。卡哈特鲁 希长叹一口气,那又有什么什么办法呢,我们反抗不了的,军队都忠于他。而且,民众都处于愚昧和谎言中,启蒙还远远不够,咱们还是闷声过自己的日子吧。
2010 年9月的一天,缅甸青年Kyaw Htoon和Thet Lwin在仰光一家咖啡馆约见,Thet Lwin说,你知道吗,昂山素季即将被释放了。Kyaw Htoon不屑道,就那个反动分子?报上不是说她阴谋颠覆国家?这样的人,终身监禁她才好。社会就是需要强硬手腕来控制的,不然还不乱套了?你看互联网上 谣言满天飞。而且我觉得西方式民主不适合咱们国家的国情,现在这样走缅甸特色的军政府道路挺好的。



对于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哪怕在自由抵达的前夜,他们也仍然不相信此生有可能品尝到自由的味道,过上没有老大哥的生活。他们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想;不是视野和常识局限,而是勇气局限。在专制下习惯甚至麻木,他们日渐生出跟独裁者同样“可递千世以至万世而为君”的幻觉。眼下这一切,仿佛看不到头。然而,人心终会驱散独裁的迷雾,自由总能在奴役的废墟上长出花朵。苏联如此,埃及如此,突尼斯如此,利比亚如此,叙利亚....等....国家,也必然如此。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自由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40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3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开启